新闻平台

国企改革步伐提速 专家呼吁做好“加减法”

文章来源:法治周末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03-31
改革的核心是利益。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实现更具广度和深度的利益协同,并由此激发各类经济主体的活力,才是国企改革的重中之重。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建议,目前在产能严重过剩的形势下,企业改革的关键是做“加减法”。
  “今年开始,国企改革的重点将从制度框架设计转向全面落实。”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3月27日说。季晓南表示,目前正在抓紧制定改革试点的具体方案,下半年有望全面推开。
  3月28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省属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出台。四川省将采取先行试点、逐步推进的办法,推行省属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福建、上海、广东、山东、甘肃等至少25个省份出台了国企改革细化方案,其中混合所有制改革成为改革的重点任务之一。此外,多地的国企改革方案亦明确提出,将实施差异化薪酬分配办法。
  地方国企的改革步伐在提速。据悉中国目前的国企数量超过15万家,其中三分之二是地方国企。“我国正在揭开全面深化国企改革向纵深发展的大幕。”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说。
  一方面是地方国企如火如荼的改革试点方案,另一方面,也有专家和业内人士清醒地指出目前国企改革存在的难题。
  3月27日,“国有企业改革——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攻坚战”理论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会上,多位专业人士指出了目前国有企业改革尚存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可操作的方案与建议。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原局长周放生指出,供给侧改革的本质是国企改革。“企业提供供给,我理解的供给侧就是‘企业’,而宽泛的企业改革就是每个企业自身的改革。”
  周放生呼吁:“丢掉幻想,准备战斗。”改革的核心是利益。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实现更具广度和深度的利益协同,并由此激发各类经济主体的活力,才是国企改革的重中之重。周放生建议,目前在产能严重过剩的形势下,企业改革的关键是做“加减法”。
  会上,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指出,《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以及一系列改革的思路存在着难以落地的问题。
  他提出,关键是要锁定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政府需要转型,新供给的核心是企业要调整到现代大公司制度上来。企业自身需要进行制度创新,解决劳动的问题与资本的问题以及土地问题等。
  国企改革进入“落实年”
  国有企业改革的目的是什么?
  “根据十三五规划纲要的建议,我们认为国企的改革目的就是要纠正行政性垄断所导致的市场扭曲和资源错配。国企改革有五个目标:第一治理产能过剩,第二推动‘僵尸企业’退出,第三释放更多要素资源,第四释放市场空间,最后是支持创新。”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马晓河说。
  2014年底,国企改革就形成了“1+N”的顶层设计思路。目前,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已取得重大进展,去年研究出台的《指导意见》作为“1”,在国企改革中发挥引领作用;将继续制定“N”个《指导意见》的配套改革实施方案,强化各项改革之间的协同配合。
  据媒体报道,国务院国资委负责人日前介绍,目前已公布“1+11”个政策文件,最近又审议通过了8个配套文件。同时,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工作正全面提速,结构调整力度切实加大,创新驱动战略有力推进。
  季晓南表示,将继续修改和出台还没有出台的N个文件,重点是抓好改革试点工作,取得经验后将尽快推开。此外,央企重组整合的力度肯定会超过去年。
  去年,中央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步伐已然加快,多家央企在瞩目中完成了合并与重组。
  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国家核电和中电投集团、南光集团和珠海振戎、中远集团和中国海运、中国五矿和中冶集团、招商局集团和中国外运长航共6组、12户中央企业联合重组已完成。
  中央企业从2014年底的112户调整为2015年底的106户,探索出了以共享竞合为核心特征的央企资源整合新模式。
  季晓南表示,未来央企的重组整合将呈现以下几个特点:一是着力解决中央企业之间同质化竞争的问题。从现有中央企业来看,依然存在大量同质化竞争,竞争力不强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重组整合。二是着力于解决部分中央企业严重亏损的问题。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国企效益下降的局面,有必要通过重组整合使一些中央企业能够尽快实现扭亏为盈。三是既有纵向重组整合也有横向重组整合。四是重组整合与垄断行业的改革结合进行。
  去产能要依法治“僵”
  谈供给侧改革,往往就要说到“去产能”,说到“去产能”,就会涉及到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
  “当前处理产能严重过剩的关键是处理好大量僵尸企业。”周放生说,处理僵尸企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行政方式;一种是市场方式。
  “比如一些没有效益的僵尸企业,有些地方非要硬撑着给贷款、给补贴。这就是行政方式,而这种方式不可能解决问题。”周放生说。其实,“上世纪90年代,财政部就已明确竞争性领域的经营型国企不再补亏,20年过去了,还在补亏及越补越严重,这是现实。”周放生指出,“竞争性领域亏损国企只能在市场中优胜劣汰,绝对不能靠补亏,越补越亏。不能救助企业,只能救助职工,这是原则,而且财政部早就明确这个原则了,现在仍然不能落实。”
  处理僵尸企业的市场方式,就是依法治“僵”。2007年施行企业破产法实现了不同类型企业破产在法规上的统一,还给企业破产设立了清算、重整、和解三个窗口。
  “根据中国政法大学李曙光教授研究的结论,市场越发达破产越多。破产法是资源重新配置的一种最好的办法。”周放生说。
  然而,破产法有了,破产案件却越来越少了。
  数据显示,2007年,企业破产案4200件,随后逐年下降,到了2012年,减少至2100件。与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注销的企业数量对比,进入司法程序的企业破产案件数量较少。
  “目前提出多兼并少破产,20年前的国企脱困中也提出这个要求,可是当时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数,而且付出了巨大代价。多是兼并、行政结合,把亏损企业、僵尸企业交给好企业兼并,最后亏损企业没解决,把好企业拖垮了,这种案例比比皆是。”周放生说。
  “历史的经验需要汲取。我们要重新定义多兼并少破产,多兼并是在破产重整过程中进行的兼并,一定要进入破产程序,而不是用行政办法多兼并,不是变相输血式兼并。少破产是指在破产程序里尽量减少清算。”周放生如此理解。
  国资改革的三大难点
  刘纪鹏指出了国资改革的三大难点:第一个难点在所有者、监管者层面,如何处理财政部与国资委的关系;第二个难点是党组织跟治理结构的关系,中组部、国资委、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怎么去管理实体企业的人事;第三个难点是劳动跟资本的关系。
  多位与会专家都曾提到,劳动跟资本的关系实际上非常重要。这就涉及到多地将要试点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了。“他的理论就是,把经营者、劳动者个人收入最大化建立在企业费用最大化的基础上,创新到个人收入最大化要建立在企业利润最大化基础上。”
  “混合所有制改革很复杂。比如涉及到是给经营者和员工现股还是期股,是给全体员工还是只给骨干员工,是买还是送等问题。”刘纪鹏说,“还要考虑这个过程中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员工要自担风险,这样的话,哪个企业家敢干?”
  “国有资产流失”,是国企改革绕不开的一个敏感又尖锐的问题。
  按资分红或按劳分红是否是国有资产流失?
  周放生认为,企业的价值既有资本带来的,也有劳动创造的,而且劳动创造把资本激活。因此,按资分红与按劳分红相结合天经地义,不是国有资产流失,更不是分国有资产得利。
  周放生说,“刘纪鹏最早提出的概念不叫‘国有资产’而叫‘国有资本’。国有资本流失分两类,一类叫交易性流失,由于不评估,少评估,隐匿资产,转移资产或者低价出售造成的流失,即是因为不规范或者当事人某种行为造成的资本流失。第二种叫体制型流失,就是腐败、浪费、失误造成的流失”。
  “资本流失给企业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没有改制的企业不存在交易性流失,但是仍然会发生大量的流失。”周放生说。
  刘纪鹏对于国企改革中处理劳动与资本的关系难题,提出的建议是在股份上进行创新,把传统的所有权四个权能(即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中的收益权单独提出来。
  “共享分润制,就是在存量利润(稳定)做基数的前提下,增量利润由所有者、经营者、劳动者按四四二的比例分享。”刘纪鹏提出,“民营企业在共享分润制上走在了前列,已经实现了劳动和资本的结合,效果很好。”
  “因此,如果说供给侧改革重在劳动和资本两个方面的制度创新,同时推出减税的政策,那么今天在推行共享分润制的时候,国家的税收如何改革,以适应共享分润制的改革思路,这才是推进供给侧改革落地的真刀真枪。”刘纪鹏说。
  关于国企改革的第一个难点,刘纪鹏建议,今后公益性国企归财政部管,因为这些国企不以营利为目的。例如中储棉、中储粮、造币厂。
  “竞争领域里庞大的国资,不管是金融的、教育的、卫生的、医疗的,还是产业性质的,都应该由国资委监管。国资委主要履行的是监管者的职能,同时国资委必须退出出资人的职能。未来的中国保留一个统一的监管者和无数个像淡马锡那样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作为出资人,分兵把块,各个重要的行业可进可退。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把资本运作和战略布局结合起来。”刘纪鹏说。
  关于治理结构层面的难题,刘纪鹏认为,“目前,由于分不清国资和国企的关系,只要国资沾一点股就叫国企,组织部就去管干部。甚至把干部分为两类,搞两类薪酬,一类是市场薪酬,一类是组织任命的限薪限酬。这都会遗留很多问题”。
  “关于党管干部的问题,中组部可以通过国资委,国资委再通过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向国资控股的现代公司派驻董事再选举董事长,这个顺序完全能达到党管干部的目标,同时,又符合了现代大公司的规范。”刘纪鹏说。
  周放生强调,企业改革需要做好“加减法”。
  他指出,“加法”主要做激励,通过激励使员工与企业股东实现利益共享,使员工成为企业的主人。“农村改革之所以成功,源于农民成为了土地的主人,目前国企、民企、外企广大员工还没有成为企业的主人。”
  “减法”则主要需做好大量僵尸企业的处理工作,要用市场方式依法治“僵”。
编辑:秦丽琴 (第七感时时彩破解)
   
 
本月热点...
 
参与评论 已有 人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第七感时时彩破解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第七感时时彩破解”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第七感时时彩破解,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
      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
      注明“来源:第七感时时彩破解”。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第七感时时彩破解)”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771-5884905 邮箱:e@smegx.gov.cn
指导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小企业司
主管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小企业局
承办单位:广西中小在线信息服务有限公司